最新 热点 图文

上市公司转型做投资,却成百亿诈骗案受害者,曾投资链家C轮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8-10-12 19:17)
文章正文

上市公司转型做投资,却成百亿诈骗案受害者,曾投资链家C轮

2018-10-12 17:53来源:投中网开发/医药/公司

原标题:上市公司转型做投资,却成百亿诈骗案受害者,曾投资链家C轮

文 | Hunter

来源 | 投中网

华业资本的暴雷危机仍在继续发酵。经过七个跌停板之后,华业资本控股股东华业发展的股票质押终于爆仓,质权人国元证券宣布可能将强制出售质押的股票。

在此之前,民生银行一纸诉状将华业资本告上北京市第四中院,要求后者偿还5.98亿元的借款,给风雨飘摇中的华业资本再加一刀。

从一家年收入数十亿元、市值超百亿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商,到股票爆仓以至可能失去公司,华业资本仅仅用了两年时间。华业资本向债权投资、股权投资等金融投资业务转型的战略成了难以咽下的苦果。

百亿规模债权投资

长城资产、东方资产卷入

华业资本原名华业地产,是一家小型房地产开发商,每年收入数十亿元,净利润10亿元左右。

华业地产在2015年末宣布搭建“医疗金融平台”,其业务模式可简单概括为债权收购,即以一定折扣提前支付供应商对三甲医院销售药品、设备、耗材而产生的应收账款,三甲医院于到期日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。这就是所谓基于三甲医院的供应链金融业务。

2016年之后,华业地产在金融投资版块继续发力,建立了股权投资、债权投资以及医疗产业投资几大业务版块,名字也改成了华业资本。

医疗金融业务启动的前两年给华业资本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收益。华业资本设立了西藏华烁、国锐民合两家子公司从事收购债权,2016年就获得了7.4亿的投资收益。另外,西藏华烁、国锐民合还投资设立了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。景太龙城相当于一只债权投资基金,专门投资于应收账款,到2016年末总规模已经超过47亿元。

2017年,华业资本的债权投资业务进一步爆发,西藏华烁与国锐民合两家子公司一共投了42.11亿元,确认投资收益6.15亿元。而整个医疗金融平台存量规模增至107亿元。

2018年上半年,国锐民合与西藏华烁共计投资31.24亿元,确认投资收益5.04亿元。医疗金融平台存量规模增至109.8亿元。

华业资本的债权投资业务引入了大约一倍的杠杆。根据暴雷后华业资本的通报,其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.89亿元,其中使用自有资金投资规模为27.25亿元;参与认购的结构化金融产品规模为37.17亿元;其他金融机构参与认购规模为37.46亿元,西藏华烁为优先级提供差额补足义务,华业资本提供连带担保。

此次暴雷的景太龙城,即是一只结构化的基金,华业资本作为劣后级投资者,需要为优先级投资者保本。除此之外,华业资本还与大业信托合作成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,与北信睿丰合作成立专项投资计划,规模也达数十亿元。

景太龙城的主要投资者包括央企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,大业信托隶属于东方资产旗下,北信睿丰则是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控股。

两年半的时间,华业资本从债权投资业务中获的18亿元的投资收益,表面上看起来很美。直到今年国庆假期前,华业资本爆出8.88亿元的应收账款逾期,总规模超过100亿元的医院供应链金融业务风险暴露,一时市场大哗。

不可思议的骗局

华业资本的债权投资业务从一开始就不同寻常,其收购的债权全部来自于一家公司,即恒韵医药。而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则是华业资本的第二大股东。事发之后,华业资本发现,恒韵医药转让的债权居然是伪造的,上面的三甲医院公章是“萝卜章”。

恒韵医药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,李仕林又是何方神圣,可以把一家原本市值百亿的上市公司骗得团团转?

这要从2015年初说起,当时的华业地产以21.5亿元的现金,收购了重庆捷尔医疗的100%股权。捷尔医疗的业务是医疗器械、设备及耗材代理,在2016年又与重庆医科大学合作开设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。捷尔医疗构成了华业资本的医疗业务版块。

捷尔医疗在被收购前,实际控制人正是李仕林,这起并购案是华业资本与李仕林合作的起源。2016年8月,李仕林又通过二级市场增持,成为华业资本的第二大股东,双方关系进一步绑定。

恒韵医药则是李仕林控制的另一家公司,同样从事医药设备、器械耗材流通业务。为避免与捷尔医疗同业竞争,恒韵医药此后放弃了这一业务,由捷尔医疗整合了各类产品平台经销商资源。而在这一整合过程中,华业资本以超过百亿元的资金,接盘了恒韵医药对各大医院的应收账款,形成了规模庞大的债权投资业务。

华业资本并未披露恒韵医药的业务细节,不过恒韵医药超过百亿元的应收账款规模无论如何难以解释。可资比较的是,药企龙头恒瑞医药,年收入超百亿元,应收账款规模也仅仅是二三十亿元。另外公开信息显示,整合了恒韵医药的捷尔医疗2017年的医药代理业务收入仅9亿元。那么恒韵医药的百亿元应收账款规模是从哪里来的?

更不可思议的是,就在暴雷之前,华业资本还在筹划并购恒韵医药。在9月18日披露的框架协议中,华业资本拟以6000万元至8000万元的价格,收购恒韵医药的军队医院药品配送相关业务,包括其应收账款。

仅仅十天之后,华业资本向恒韵医药收购的应收账款就逾期未回款,李仕林本人则不知所踪。在走访了债务人(陆军军医大学第一、第二、第三附属医院)之后,赫然发现这些债权是伪造的,相关文件上的公章也是假的。

股权投资业务规模可观

涉及多家PE机构

在大举开展债权投资业务的同时,华业资本也投入了不少的资金用于股权投资。

2014年,华业地产参与设立深圳国泰君安申易一期投资基金,基金总规模4亿元,华业地产出资1亿元。该基金目前已经基本投资完毕。

2016年,华业资本参与设立了宁波益方瑞祥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该基金由柒壹资本管理,总规模3.5亿元,华业资本出资1亿元。基金成立后,很快投资了链家地产的C轮。

2017年,华业资本又投资了苏州工业园区新建元二期创业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,由元生创投管理。截至2018年上半年,该基金已确定投资32个项目,投资金额约8.5亿人民币,占基金规模的63%,储备项目金额有4亿元人民币。

媒体/商务/转载请联系:投中信息小助理

点击

阅读原文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